一木君

微笑抑郁症

【有一段时间我关注了微笑抑郁症状,无意中看到一位小姐姐的亲身经历,有感而发,写了一小段,只提取了她故事中的一部分:她先生的不忠以及父母给她的压力。写的不是很好,之前我想把它再加工过,但是怎么也找不到之前的那种感觉,纯粹是记录灵感。】

 

  高翔难得正常下班,回去后带自己媳妇出门好好吃一顿大餐,快到自家门口时看见自己住的公寓前聚集了一群人。

“诶…大伯,今天怎么这么人聚在一起,有人斗殴?”高翔拍拍了一位六十岁的路人。

“不是,有位女娃跳楼了,年纪轻轻的,怎么会想不开呢。”路人惋惜。

“可能压力太大了吧。”高翔脱口而出,年纪轻轻选择跳楼,还不是心里压力太大了,过着每天被压榨的生活,简直生不如死。

   高翔扰开人群,撇了一眼尸体的方向,看不见脸,发现尸体穿的衣服跟安心穿的一样,那套米色长裙是安心生日送的,高翔慌了,不可能,不可能,一定是同款,扒开人群一看,是安心,是他的妻子安心啊。

“啊啊啊啊”高翔抱着安心的尸体泣不成声。

【一年前】

   下午五点。安心提着菜路过与高翔一起租的公寓楼下,这是他们结婚后来上海打拼租的房子,而高翔比较大男子主义,结婚后让安心当起了全职太太。

“哟…安心回来啦,每天给高翔做好吃的,他啊,有你这么个好妻子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,我看得让我们家那位好好学学”王婶向前打了声招呼。

  是住在安心家楼下的王婶,他们家住六楼,与儿  子同媳妇住在一起,儿子跟媳妇早出晚归,两人性格都要强。

“是王婶啊,您啊…说笑了,翔子每天这么辛苦,回来肯定要好好犒劳犒劳他”安心露出礼貌性的微笑。

“她要是有你这么一半的心思就好咯。”

“你家那位可不一样,可强了。我得向她好好学习,时间不早了,我先回去了”

“好…去吧去吧”

“唉”王婶感叹,毕竟上有老,小的没出世,两夫妻承担的责任自然多些。

  安心与王婶辞别后做起了晚饭。

  晚上九点,高翔这么晚了还不回来,安心拿起两人的纪念照,手轻轻得抚摸着他的脸颊,照片中的男子保留着学生时代的稚气,阳光般的笑容挂在英俊的脸上,仿佛遇见他花光了全部的运气,如今结婚都快两年了。

  咚咚咚…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,安心放下手上的照片向玄关跑去。

“这么晚了,难道是翔子?”

  推门一看果然是自己的老公高翔,浑身酒气。安心扶着醉醺醺的高翔进了客厅,将他安放在沙发躺着。

  安心叹了一口气,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半年了,自从自己结了婚,高翔基本上每天都在加班,从朝九晚六,逐渐到晚上十点,有时连家都不回,安心真的害怕,有一天高翔会离开自己。

 

  安心为高翔准备热水和毛巾,为他脱去衣裳时,  发现他的胸口上有一枚口红印,安心握紧毛巾使劲的用尽全力去擦试,仿佛跟从未有过一般,心想着:明天再和他算账。

  第二天早上,高翔似乎啥也没发生一样,但对安心的态度似乎比以往更热心一些,安心为高翔系领带,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高翔…昨晚在你胸口发现了口红印。”

“噢…那个什么,昨晚我跟同事们喝酒玩真心话大冒险游戏,我输了,其中一位男同事亲的,我发誓,绝对不会跟别的女人在一起,啊…上班快迟到了。”他的解释中目光躲躲藏藏。

  他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,安心微笑回答:“嗯…那就好。”便出了门。

  安心知道,高翔出了轨,就在上一星期他回家的时候,安心闻到了其他女人香水的味道,为了维持这个家,安心一直以来都相信他不会背叛自己,但后来,她的内心动摇了,自从吻痕事件发生后,高翔似乎躲着她,以前周末放假了,安心让高翔陪着她逛街,现在想想都是奢望,安心的心里越发不安。

  突然响起《headlight》的歌,安心口袋的手机响了,她掏出手机一看,是老妈打来的。

“喂,妈。”

“安心啊,你现在在家里吗?”

“嗯,在家”

“你说你成天在家有啥用啊,不工作,不工作就算了,都二五六了吧,结婚快一年了,连个娃都没让我抱上,你是不是存心气死我啊。”

“妈,生小孩儿是两个人的事。”

“你说高翔也真是的,一天到晚早出晚归,他也不花些时间陪陪你,指不定在外面沾花惹草,招惹些…”

安心立马打断安心妈妈的话。

“妈!我知道当初你不赞同我俩的婚姻,可是我爱他。”

“就因为当初你不听我的话,嫁给这个穷小子,看看你现在过得如何?!”

“妈,我生病了,得了抑郁症。”

“就你天天事多,赶紧要个小孩好让我跟你爸抱孙子,等到三十可就难了,隔壁家的老王的儿子比你早结婚一年都生了第二胎,你瞧瞧你…巴巴啦啦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安心挂断了电话。

   安心的心累特别难受,两眼湿润,从那之后,安心在也没提生病的事,一个人的时候偷偷流泪。说起抑郁症,安心自小就有些症状了,小时候家境穷,内心自闭,父母要求高,他们自己年轻一事无成,引导着安心走他们安排的路,想盼着她早日脱离不幸的穷苦命,不料一向听从安排的安心对感情的事如此执着,选定之人便死心塌地的跟随,安心对高翔可谓是用情至深,他们也拿安心没办法,也只能顺水推舟,让安心结婚有个归宿,如今他们年岁已过半百,着急抱孙子,他们也好照顾,毕竟女儿不在他们身边,非常担心。

  安心被老妈催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了,结婚一年就嚷嚷着要孩子,可是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,话说,结婚两年了,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,难道是身体出了状况?过两天让高翔一同去医院检查。

  想等高翔放假一起陪同去检查,以往常周末一样,高翔因公事繁忙拒绝了自己,说等改天再一起去,可是改天是什么时候。这件事也就此作罢。

  一个月后。

  这天星期六下午,安心一个人去医院,她的身子似乎出了一点状况,去的路上发现,高翔跟另一个女子进了ZARA店,两人还有说有笑的,安心的心里如同针扎了一般。

  当天晚上,同高翔吵了起来,这是他们第二次吵架,第一次是为了工作的事情早出晚归,然而,安心选择原谅,第二如同第一次一样,原谅了他,喜欢的男人向自己百般求饶,想着他会弥补自己所犯下的过错,可是当她再次原谅后,高翔只是与她维持几天的和睦假象,之后便一直处于争吵不休的阶段,到最后也懒得和他争执了。

 

  她已经累了,真的很累了。她拨通了家里的电话。

“喂,妈,我想离婚。”

“离婚?!竟说着有的没的,离了你以后跟谁,你也不小了,竟让我和你爸担心。”

 

  安心,沉默了许久。

“安心,这么大人了,该为自己想想了,当初是你自己选择的路我们也应承了你,你可别做什么傻事啊。”

“嗯。”

  一个泪珠滴在那位帅气阳光的小伙子脸上,如今,一切都回不去了。

魔道咖啡厅
两夫妇出来迎客啦啦啦啦啦啦
菜单:天子笑 莲藕排骨汤…
欢迎来补充

给室友的人设图
关键词:复古 侦探 猫

做了步骤笔记 虽然没啥用

反相得到不一样的效果